未來十年,做數字世界的生活創建者

貴州黎平縣蓋寶村是一個偏僻的侗族村寨。要到達這里,需要從貴陽坐車走5個多小時的盤山公路。

未來十年,做數字世界的生活創建者

幾年前,由于封閉和貧窮,這里的年輕人紛紛外出打工,留下的貧困戶始終難以改變命運。

2019年,這種情況發生了變化。大學畢業后,在杭州做電商工作的石倩,最近放棄了在杭州的穩定工作,主動回到偏僻家鄉。

她加入了村里的一個特殊“組織”——浪漫侗家七仙女。

這是一個由村第一書記吳玉圣創立的短視頻組合,“七仙女”同樣是村里外出打工歸來的7個女孩。

她們通過在快手上拍攝短視頻和直播,記錄分享原汁原味的侗族生活,很快贏得了近30萬粉絲的關注。

短視頻將這個偏僻山村與廣闊的外部世界連接在一起,七個女孩成為了蓋寶村的代言人和新生活的創建者。

當地的腌魚、米和茶葉,通過7個女孩的直播賣到全國各地,只用了一個多月,當地出產的6萬多斤生姜便銷售一空。

猶如一條時空隧道,7個女孩以及蓋寶村,一下進入了數字世界。文化的傳播、旅游的發展、電商的銷售,讓蓋寶村徹底脫貧。

這是一個新生活創建者的故事,短視頻成為了追求幸福生活年輕人手中的工具。通過短視頻,這些年輕人不必再外出打工,留在當地也可以闖出自己的新生活。

石倩回到蓋寶村,成為“浪漫侗族七仙女”團隊的一員,負責當地農產品的銷售對接,很多彝族、瑤族、苗族的姑娘都前來取經,希望也能借助新的模式傳承民族文化,推動家鄉發展。

在侗家七仙女的帶動下,蓋寶村成為了典型的快手村,成為黎平縣扶貧攻堅的榜樣,當地越來越多年輕人打開思路,通過短視頻進入全新的數字世界。

創造幸福生活的方式變了

“浪漫侗家七仙女”只是眾多短視頻生活創建者的故事之一。過去,物理的阻隔、信息的封閉、生產要素的集中、大規模的工業化生產,造就了眾多大公司,讓少數人成為了成功者和創造者。

如今,短視頻強大的連接能力,開始打破地域和信息的千山萬水,讓哪怕最偏僻地區的普通人都能夠被看到,在短視頻平臺上表達自己,積累自己的粉絲與信用,改變自己的命運。

70年來,每個年代都有自己的生活創建者和生活方式:有土地上的生活創建者,有深山里的生活創建者,有工廠里的生活創建者,有藝術里的生活創建者。在移動互聯網時代,數字世界的生活創建者將崛起。

人與人、人與物、人與信息、人與生產要素的連接方式變了,創造幸福生活的方式也變了。在中國,普通人正在從線下的物理世界,全面進入數字世界,而短視頻加速了這一過程。

河北保定,31歲的焊工耿帥,在北京打工多年后回到村里,通過在快手上分享有趣的創意發明,獲得了300多萬粉絲的支持與喜愛,憑借天馬行空的創意和手藝,徹底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

四川稻城,97年出生的藏族姑娘卓瑪生活在赤土鄉貢色村,這里一直被交通不便所困擾,松茸、蟲草無法走出深山,村里難以擺脫貧困。

卓瑪曾渴望通過打工來改變自己的人生軌跡,除了50多公里以外的縣城,離家更近的亞丁景區也曾在卓瑪的考慮范圍內。

面對蜂擁而來的游客,卓瑪卻不好意思同游客搭訕,因為學歷不達標,只有小學文化的卓瑪也無法考取從業所需要的導游證。

為了維持生計,卓瑪選擇了到山上去挖蟲草。偶爾手機在山上有信號時,卓瑪便會拍攝一些挖蟲草的場景和山上的風光,發到快手上,卻不曾預料到她的淳樸、美景、雪景以及挖蟲草的過程,很快吸引了眾多粉絲關注。

隨著卓瑪的粉絲越來越多,經常會有上百條好友添加或者私信留言,主動詢問卓瑪山貨的價格,有人甚至專門從千里之外到稻城找她收購蟲草。

走進了數字世界的卓瑪,與來自全國各地乃至全球的粉絲連接在一起,通過直播和短視頻,她不僅將自己的蟲草賣出去,而且幫很多村民解決了貨物滯銷問題。

如今,卓瑪在當地已經成為鄉村振興帶頭人,不僅改變了自己的命運,做起了民俗旅游和山貨深加工,還帶動了整個村的脫貧。

2018年4月,內蒙古錫林郭勒盟,大學生楊麗麗從北京回到家鄉。一開始,很多人不理解,為什么不是留在大城市,在家鄉能做什么?

她的回答是麥秸畫和短視頻。

兩年前,當時在北京從事教育行業的楊麗麗因一次偶然的機會,與麥秸畫結下不解之緣。第一次接觸,楊麗麗便愛上這門藝術,并拜師認真學習這門技藝,她希望能夠通過短視頻保護麥秸畫制作技藝,并將好的作品銷售出去。

上一篇:為汽車產業實現高質量發展承擔更多社會責任 下一篇:中國大企業挺進世界一流(產經觀察)
?
北京pk技巧想输都难